NFT 席捲全球!港產 NFT Shrooms、The Naughty Panda、Lucky Kittens 打開元宇宙之門!

NFT (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 是建立在區塊鏈 (Blockchain) 加密技術之上的數位資產,它可以是畫作、音樂、短片等,而每個 NFT 都是獨一無二的。由於它受以太坊 (Ethereum) 區塊鏈的高度保護,其所有權紀錄具有不可篡改和不可複製的特性,保障了作品的原創性。

近來時常都會看到「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 的馬騮圖和 CryptoPunks 的像素藝術圖像,CryptoPunks 的 NFT 更在早前再創新高,其編號「5822」的外星人 NFT 以 8,000 枚以太幣售出,即約 1.65 億港元!只有 0.09% 的 CryptoPunks NFT 是外星人,因此「5822」非常稀有,其買家是區塊鏈公司 Chain 的行政總裁 Deepak Thapliyal,他亦不禁在Twitter上貼出此 NFT 炫耀一下!

對於創作者,NFT 提供了多一途徑去展示作品和賺取收入,而且無論 NFT 被轉售了多少次,原創者的所有權都會保留在 NFT 上,他們亦可以從每次交易中抽佣,保障了他們的版權和利益。於買家而言,NFT 擁有巨大的盈利潛力,其應用範圍亦會逐漸擴大,很值得投資。同時有人認為,NFT 是一種社交價值,買家可展示和炫耀以高價購買的作品,彰顯個性和地位,並融入該 NFT 的買家社群。除了 OpenSea、Magic Eden、Alpha Art 等交易平台,NFT 亦逐漸應用在不同行業,例如遊戲內的武器、地產買賣、餐廳訂座等,可見其發展潛力勢不可擋!

那麼,除了交易得如火如荼的外國 NFT,你又認識以下短時間就售罄的香港 NFT 嗎?

Shrooms

Shrooms NFT 3858, 3881, 1244
稀有度最高 Shrooms #3858, #3881, #1244 (左至右) (Photo Credit: Shrooms)

有別於像素化動物的 NFT,Shrooms 透過 3D 技術設計蘑菇及其一百多種特徵,除了增加作品的獨特性,團隊亦希望用戶能使用有趣和有共鳴的虛擬化身 (Avatar) 融入元宇宙 (Metaverse)。Shrooms 團隊認為:「全世界有 14,000 種不同顏色、味道和特徵的蘑菇,我們希望 Shrooms 也能實現這種多樣性!」

Shrooms 建立了專門的渠道與社區 Shroomunity 溝通,討論有關 NFT 前景、Metaverse 的未來、熱門的 NFT 及交易安全等話題,將來亦會讓持有 Legendary Shrooms NFT 的成員加入項目的關鍵決策中。「Shroomers 對於我們的項目非常投入和熱情,我們會聆聽他們的建議並尋找執行的可能性,為 Shrooms NFT 及持有者創造更多價值。」團隊於早期購買了 Portal Onyx (目前價值約 400 Solana) 發展元宇宙項目,創造一個屬於 Shroommunity 的空間,讓Shroomers 分享自己的興趣和與其他對元宇宙有共同熱情的社區聯繫,並體驗一個擁有無限可能性的世界,發掘更多現實世界找不到的藝術、遊戲、朋友、想法等。

Shrooms Metaverse made with Portal Onyx
Shrooms Metaverse (Photo Credit: Shrooms)

入手 Shrooms 的明星和 KOL 包括 J.Arie (雷深如)、J Lou、黃可盈、應智越 (細貓)、羅天宇等。除了執行路線圖 (Roadmap) 上的項目如 Legendary Shrooms 和 Shrooms Rider 外,圑隊亦推行了新項目,例如 Alpha 投資 —— 向社區提供資金,並與 Magic Shrooms (持有 35 Shrooms NFT) 成員一起決定要投資的項目,然後按 Shroomers 的 Shrooms 持有量分配回報。此外,團隊將尋找更多本地品牌合作,亦希望疫情結束後可以在現實生活中與 Shroomers 慶祝。

The Naughty Panda

The Naughty Panda NFT
(Photo Credit: The Naughty Panda)

The Naughty Panda 同樣是少數選用電影級 3D 軟體設計技術的 NFT,其設計充滿「港味」,例如有「安心出行」熊貓,以及加入霓虹燈和長輩圖等元素的設計,別具香港特色。團隊希望通過這個 NFT 項目建立一個亞洲社區,鼓勵參與者勇於追尋理想的生活。這隻叛逆熊貓為了擺脫日常生活中的枷鎖,逃到元宇宙,並自我複製了 2,887 次。牠希望藉著不同的「分身」,嘗試不同的事物,尋找「人生」意義。「我們希望大家可以打破束縛及限制,重新定義自我價值,走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團隊透過 The Naughty Panda 聚集了擁有共同想法的會員,並以區塊鏈技術建立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簡稱 DAO),組織的所有治理、營運和交易都按照預設規則去運作,會員可以投票為項目作決定。「我們會將部分收益成立基金,以會員投票的方式決定發展項目,亦會投入資源支持 The Naughty Panda NFT 擁有人的藝術創作或其他商業發展。同時,我們將投入 Metaverse,期望日後可於虛擬世界舉辦一系列的娛樂及創作活動,例如會員十分喜愛的 Poker 比賽、The Naughty Panda Exhibition、Concert 及 Party 等。」

要在無數個 NFT 項目中突圍而出是很大的挑戰,為了提升買家的興趣,The Naugty Panda 在設計上融入香港的特色和題材,令人產生共嗚。另外,項目得到明星及 KOL 的支持,包括李蔓瑩、黎紀君、陳敏之、廖碧兒、岑珈其等。

The Naughty Panda 團隊已為持有人爭取超過港幣 150 萬的商戶獨家優惠,未來亦會向娛樂及創新的方向發展,並且在 Metaverse 中為持有人創造更多可能性。

Lucky Kittens

Lucky Kittens NFT 2408, 4908, 419
稀有度最高 Lucky Kittens #2408, #4908, #419 (左至右) (Photo Credit: Lucky Kittens)

啟發自日本招財貓 (Maneki-Neko) 的 Lucky Kittens 透過演算發生成了 5,888 隻像素化貓。團隊相信 Web3 和 Solana 區塊鏈是金融業的未來,因此希望藉著這個項目讓更多人了解這些科技,感受在虛擬世界的互動。Lucky Kittens 將部分收益成立社區基金,Kittens Klub DAO 的成員同樣可投票決定基金的用途,包括投資其他 NFT 項目、推出 Giveaway 等。

Lucky Kittens 原本在籌辨實體活動,可惜遇上第五波疫情,需要暫時擱置計劃。團隊現時專注於 Launch Kollective 的項目,透過提供諮詢及技術支援,協助其他 NFT 項目在 Solana 上發行,或幫助其他企業進入 NFT 和 Metaverse 的世界。此外,團隊亦與本地品牌合作推出產品,例如蛋糕和手機殼等。

不少 NFT 項目都利用明星或 KOL 去壯大其 NFT 的知名度,不過 Lucky Kittens 則沒有這樣做,他們認為名人效應對於項目的長遠發展有限。「成功的途徑有很多,加上我們的創辦人十分熟悉加密的領域,因此我們會專注於建立社區和提升價值,為持有者帶來更多利益。」

Lucky Kittens 會繼續與各大品牌合作,以及幫助更多人推出 NFT 項目,並希望在疫情緩和後在香港甚至其他亞洲地區舉辦實體活動。

總結

除了外國爆紅的 NFT,香港也有很多值得留意的 NFT。創作者不但將有趣的意念或香港的特色融入作品,還透過 NFT 建立社區並增加持有者的歸屬感,甚至投入元宇宙,與擁有共同喜好和目標的人在虛擬世界中互動,可見其發展有無限可能性。雖然 NFT 受區塊鏈技術保護,但投資 NFT 時也要注意風險,包括市場波動性及盜竊風險等。你認為 NFT 在將來還會應用在什麼地方?歡迎到 Facebook 和我們分享一下!

※ 此專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訂閱電子報

最新文章

VR、AR 聽得多,你又認識連接元宇宙的 MR、XR 技術嗎?

元宇宙 (Metaverse) 興起令 VR 和 AR 再次成為熱話,不少企業為了提供沉浸式體驗而投入發展這些技術。而要進一步結合現實和虛擬世界,就需要應用到乘勢崛起的 MR 及 XR 技術。

發展 Web3 項目要考慮什麼因素?如何吸引長期用家?哪些企業適合轉型?

越來越多企業都投入發展 Web3 項目,不過當中有多少項目能真正長遠地為用戶帶來價值?

STEPN Move-To-Earn 運動 App 讓玩家邊跑步邊賺代幣!

如果跑步可以賺代幣,你會更勤力去做運動嗎?

開會影響工作效率?這些公司推「無會議政策」不准員工開會!

開會可以集思廣益?還是在浪費時間?有企業為了提升員工的工作效率,推行「無會議日」、「無會議時間」,甚至全面取消開會,這些措施有什麼效果呢?